南京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奇幻

坤罗鬼帝第二十五章黄仁受难

来源: 分类:奇幻 查看:5次 时间:2019年12月12日

坤罗鬼帝 第二十五章 黄仁受难

鼠王起身瞬闪,速度丝毫不减,尖牙分泌出毒液,似乎想要报复刚才黄仁那重重的一拳它的牙齿尖锐锋利,再加上强劲的咬合力,即使是铁也会被一击咬穿

就如空中飞掠的螺旋,常人只能看见一个晃影

即使如此,黄仁靠着体武一并练出的感知能力却让飞掠的鼠王暴露无遗身体本能般地侧转便闪过鼠王的攻击,紧接着毫无征兆地出脚,正好击中鼠王下腹,将它整个横着踹飞,再次砸进不远处的岩壁上

咵啦啦…

几颗碎石落下间,鼠王亦准备有所动作但此刻,魏博鸣已然出招,丝毫不留予喘息之机鱼荡剑大化一招,剑尖从红黄交辉的荧光气圈正中穿过,一颗小太阳在其剑尖凝现,随即在他一声沉喝下,强招出击

摘日剑法·大博照日

金黄的小太阳从剑尖暴刺而出,绯红气弧在四周如劲风凛现

咻…呲…砰轰

嚓的一声爆响,剑招一个触碰间便引起了一阵剧烈的爆炸爆炸的气羽光辉赫然一震,像是把天空的阴色都给褪去可怕的浓缩能量一爆炸,都能看出此处的虚空就快要扭曲得不成形一般……

经过长时间的练习,以及豫路教授心法的8∴,..开导,魏博鸣将自己的摘日剑法又提升一个档次此刻表现的,才是大博照日的真正杀伤威力,这一招释放了一股略微不同的力量

因为遗传性,魏博鸣在其父亲魏岳刑的教导下,渐入天地之境后选择了与后者类似的天地蕴能,并将其融合到魏岳刑从小教授的剑法当中经过豫路教授的心法开导,魏博鸣直到严训时才发觉,有一股“属于自己的气”参合在其中

这份独一无二的差异,魏博鸣已经在试着解读、掌握更多感受自身,试着与那股“气”产生联系,最终便能使摘日剑法的三大剑招突显别样的非凡威力

铳…轰

在就快要扭曲虚空的爆炸中,瞬间又有几十道黑红相间的剑斩弯曲着飞冲上天爆炸的能量圈疾速骤缩,狂暴的火黄小太阳突然爆闪金光,再次炸裂水平两端射出的金光将岩壁斩裂出长达三四丈的切痕,又耀眼无比

黄仁此刻坚毅的眼神中,惊色眼波在其中悬荡,心中有小小的不甘暗中自语道:“魏博鸣又变强这么多了吗”

待那小太阳炸裂爆闪悄无声息地消散后,只见那鼠王摇摇欲坠地站在原地它脚下已被削出一个漏斗坑,身后的岩壁更是被削了一大截,四周还残存着炽热的能量气弧而它被一击重创,其伤惨不忍睹、怵目惊心……

好似整个上半身被削掉一半似的,血肉粘稠、白骨凸露,强烈的刺激性血腥味迅速飘散到空气中残忍、丑陋、恶心、可怖全都可以形容鼠王此刻的模样,只是在那随后稍显羸弱的一声嘶唳中仍旧参杂不屈

刺激性的血腥味迅速飘散,最终能弥漫整个沟壑地带

“不对,有毒”魏博鸣突然意识到,大呼一声,然后赶紧擦擦衣袍捂住嘴鼻

“该死”黄仁暗骂一声,也学着魏博鸣的样子匆忙地捂住嘴鼻

不过好像为时已晚,当他俩捂住嘴鼻不到两三息,喉咙一股恶心感、脑袋一阵眩晕感、四肢乏力痉挛感接踵而来而且此时,被削掉半身的鼠王似乎还能动,它拖拽着身体,准备使出赴死一击

魏博鸣和黄仁都在往后退,但乏力的四肢让他们怎么也使不上劲儿,能捂住嘴鼻已经很勉强了看着鼠王摆出的架势,两人瞬间就紧张了起来,紧张中夹带着惧意、慌意,危机感眨眼笼罩而来……

“魏博鸣…”黄仁捂着嘴呐喊,因为他见到魏博鸣近乎全身乏力已经瘫软在了原地

报复心极重的鼠王正面朝魏博鸣,它张开嘴巴,准备喷射出一种骇人的能量毒液这招一使出,它的精神力会严重消耗,便也无法支撑现在的躯体这毒液若是击中魏博鸣,不是两败俱伤,而是两败俱死

魏博鸣将鱼荡剑插入岩地,可他意想不到毒齿岩鼠王的毒就有这般厉害不仅仅是乏力,就连思绪也被麻痹,一瞬间就让他退出天地心境,而且无法调用印力使出炙魂水莲来抵挡,体脉更像是完全瘫痪

“混账这家伙的毒竟有这么厉害和前面的比起来,这恐怕就是……这畜生的杀手锏了吧”魏博鸣勉强撑着头,目光凝视朝他走近的鼠王,心中泛起了一丝丝平常从不被注意的战栗感、恐惧感

那副牙齿,尖锐的牙之毒刃,映照着死亡光辉

“吱…吱…”鼠王再次嘶唳了一声,下一秒,牙尖滴出一颗颗剧毒液滴暴露在空气中,迅速弭化成薄薄的毒雾,可见空气都泛现了飘飘幽紫色

一息…两息…

“你这畜生…”黄仁这时候突然暴喝发声修炼体武,体脉比魏博鸣靠谱的他,竟是硬撑着疲乏的躯体往鼠王猛地冲撞而去

魏博鸣惊吓出冷汗,眼珠瞪大,口中一字“别”还未出声只见黄仁如同一头失控的发狂疯牛,欲要耗尽最后一丝气力撞了过去那鼠王即使察觉,但此刻的身体已经无法躲开这么鲁莽、粗鲁的撞击……

嘭…

撞击的闷响析出,毒雾如潮汐奔腾涌起黄仁一拳击打在鼠王半瘫的鼠面上,整个身体扑着鼠王压倒在地然而此时此刻,突然爆发出一声嘶声竭力的惨叫,原本乏力的黄仁猛地弹起了头

“啊啊啊……”

这一惨叫环荡整个沟壑间,惊动周遭林中小鸟黄仁整张脸被毒液气化的毒雾蒙住了脸,如千万条蛊虫钻入他的内腑,难以想象的剧痛在其脸上肆虐下一刻,疼得他在地面上翻腾起来,而毒齿岩鼠王没有丝毫动弹

嘶嘶嘶……

像是强酸泼在他的脸上

,火辣辣的烧灼痛感令他挣扎不能在地面上滚来滚去,这种痛苦竟是“以毒攻毒”让原本乏力的黄仁使劲儿折腾

黄仁扑身跪地,双手颤抖着想要抓抹脸部,但是又触碰不得手背上青筋凸显,不止是脸部,很快他的全身都泛起了拤红皮肤上长出脓包,一簇簇密密麻麻地挨着长出,其状已经惨得让人痛苦飙泪

“黄仁…黄仁…”魏博鸣鼓足劲儿嘶喊了两声,他急了,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复杂的慌张、恐惧感、内疚感涨满了他的心扉

没有理会毒齿岩鼠王到底是否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魏博鸣奋力撑着,即使力不从心也要拖拽着身体往黄仁那儿爬去魏博鸣的脸一霎刷白,虽然心中另一种力量正压制着内心的躁动,不过现在仍是那些糟糕的情绪占主导

他应当冷静下来,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也得先冷静下来才有对策

听着黄仁不间断传出的惨叫,那种甚至夹带哭丧意味的叫声,一声声撞击魏博鸣的内心可是,魏博鸣是那么的无力,额头冒出的汗换回来的只是不到三尺的移动他被吓到了,因为黄仁那种痛苦,也因为毒齿岩鼠王的毒液威力

太恶毒了,居然自身的血就是如此强烈的毒,还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化作毒气飘散在空气中小失误没有预料到,带来的后果就是这般生死之机残酷的抉择…

但后悔可没什么用,再惊愕、在胆颤也于事无补

“不对这会儿我爬过去又有什么用那毒……我得冷静,冷静、冷静、冷静……”魏博鸣停下,转而是不停地深呼吸,一开始的呼吸依旧急促无比,好似根本喘不上气那般他嘴里不停默念,不停默念,想要将自己的心彻底静下来

“冷静、冷静、冷静…我是魏博鸣,对,我是魏博鸣,不能这么慌慌张张的…”

他的眼珠子左右转动,皱起的眉头一杠一杠,皱起的部分不知高出额头平面有几寸他尽量让脑袋恢复平静,希望能想到diǎn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又急又惊,差一diǎn他都快忍不住落下无助的男儿泪

“有什么办法有什么办法到底…有什么办法”

他无意中余光瞟到了仍旧一动不动的毒齿岩鼠王,突然间,脑中似乎闪现出什么念想他的心神手忙脚乱地姿态还是将这一闪而过的念想牢牢抓住了

“对对那件宝贝…那件宝贝…既然能让那混账畜生变得这么厉害,那一定有办法缓解黄仁的痛楚”

“宝贝”魏博鸣找获希望的神情,就是小娃娃最开心天真的模样,他竭力沙哑着声音説道:“黄仁…你坚持住,一会儿就一会儿”紧接着,内心就要吐血般嘶吼,丢下鱼荡剑,战栗的双手抓着凸石鼓足劲儿朝毒齿岩鼠王的洞穴爬去

这约莫三十丈的距离,如若遥遥陌路难以企及

濮阳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平凉牛皮癣治疗方法

滨州治疗阴茎异常勃起医院

汕头做妇科常规检查的医院
安顺哪里治癫痫病
云南治妇科疾病要多少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