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奇幻

谷云龙是被枕头下的手机震醒的(1)

来源: 分类:奇幻 查看:1次 时间:2020年01月22日
摘要:谷云龙是被枕头下的手机震醒的,他开灯一看,正是午夜一点。谁会在这个时候打他的手机呢?除了公司老板不会有别人。他看了一眼熟睡中的林莉,拿起手机悄悄走到客厅。

谷云龙是被枕头下的手机震醒的,他开灯一看,正是午夜一点。谁会在这个时候打他的手机呢?除了公司老板不会有别人。他看了一眼熟睡中的林莉,拿起手机悄悄走到客厅。他一接听,果然是老板胡利民的声音,要他火速赶到公司去。这个时候老板要他去,一定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大事。他不敢怠慢,立即穿好衣服,见林莉睡得正香,也不想叫醒她,就给她留了一张字条,便匆匆出门。他开出私家车习惯性地回头看看,见窗帘有点异样,却又不知异在何处,沉思片刻就上路了。
他哪里知道,其实林莉并没有睡着,他一走林莉就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谷云龙供职的是诚信商业调查公司,所谓商业调查,说穿了就是商业间谍。他是公司的高级调查人员,掌握着较高的侦探技巧,且有跟踪、格斗技术。这家在皖南南江市注册的公司,地址却在宁阳市。两个小时不到,谷云龙的车就停在了宁阳市锦园广场附近的一条小巷外。他刚下车,便见一个黑影静悄悄地靠近他低声吩咐:谷先生,请跟我来。然后就带着他七弯八拐地进入公司总部。
董事长胡利民见谷云龙进来,快步迎上来。胡利民六十左右,两只鹰眼咄咄逼人,是一个神秘的人物。他把谷云龙引到一个中年男子面前介绍说:这是我们公司近年来遇到的最大客户——台商赵龙升先生,你就根据他说的情况前去调查,报酬是所需办案费用的十倍。
谷云龙面色凝重地与赵龙升握了握手,坐下来听他介绍情况。
赵龙升也是个干练之人,开门见山地说:你要调查的对象是一个金矿的矿主,这个金矿位于秦岭南部的微县。矿主叫操开山,是西安市人,年龄和我相仿。他在上海经人介绍认识了我,想叫我投资与他合开金矿,可我对他的情况并不了解,你的任务就是调查他们是不是合法经营?有没有国家颁发的开采许可证?
谷云龙敏感到这件事非同寻常,更何况要去的地方是甘肃与陕西、四川接壤的陇南,地处穷山僻壤,民风剽悍好斗,实在是凶多吉少,于是就婉言推辞说;西北的情况我是一点不知,恐难以胜任你的委托,还是另请高明吧。
赵龙升略显惊讶,目光转向胡利民。胡利民冷冷地说:我是知人善任,全公司也只有你能接受这项委托,要不干吗半夜把你叫来?再说本公司没有拒绝执行委托的先例,否则公司为何要化巨大的财力、人力来保证你们这些高级调查人员的安全?
这番话既有要挟又有命令,谷云龙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商业调查这碗饭不好吃啊!谷云龙只好点头。办好一切手续,赵龙升就先走了。胡利民把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和全球卫星定位通信设备交给谷云龙说:你带去吧,深山老林中用得着。

第二天,谷云龙就找到与他搭档了十多年的铁哥们汪明和于得水,把去大西南的任务简明扼要地告诉了他们,并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本来是不想去的,但抹不开情面,也就同意了。
临行前,谷云龙给林莉打了电话,告诉她要出差一个月,回来再见面。林莉是他认识不久的情人,是他在上海城皇庙大酒店偶然碰上的。虽然他对那次艳遇有怀疑,但是林莉实在是难得的女人,风情万种又浪漫潇洒。要不是第一个新婚不久的妻子死于车祸,他真想和林莉结婚。干他这一行就象在大海上行船,时刻都有被风浪吞没的危险。不知道哪一天会遭到仇家的暗算,所以他现在只玩情人,不娶妻子。
他们一行三人在上海乘上开往乌鲁木齐的特快,包了一间软席。在包厢里没什么事,于得水就和谷云龙开玩笑:谷老兄,你与那个红颜知已浆糊得怎么样了?
谷云龙知道他问的是林莉,但是很反感他说话的语气,。尽管开始他和林莉亲近是为了生理上的需要,可是三个月后,他已对林莉动了真感情,怎么能用捣浆糊来亵渎呢?于是就说:你说的是林莉……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谷云龙打开门,顿时惊得睁大了眼睛,门外站着正是林莉。只见她微笑着说:我可以进来吗?谷云龙把她让进房间,然后对汪明和于得水说:你们先出去一会吧。他俩人走后,谷云龙审视着林莉说:你在跟踪我?不要说是因为想我才跟来的吧?一个成熟的女人知道怎么解释。
林莉似乎换了一个人,以往的热烈和奔放变成一种冷漠和沉稳,她反问:不想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谷云龙说:尽管你是一个神秘的女人,可我不想知道。你就直说要我做什么?
林莉哈哈一笑说:我什么也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去金矿,助你一臂之力。
谷云龙摇摇头说:我们不是去游山玩水,时刻都有掉脑袋的可能,你去干什么?
林莉说:我既然来了,当然明白。你不用说了,我一切听你的。
谷云龙这才去把汪明和于得水叫进来,并告诉他们林莉来的目的。他俩人都用怪异的目光打量着林莉,看得出心中都有很大的怀疑,只是碍于谷云龙的面子不说出来罢了。
傍晚时分,火车驶进嘉陵镇站,他们在这里下了车。出站后一打听,才知道微县金矿在镇东面的深山老林中。那里是个原始森林无人区,除了步行翻山越岭外没有任何交通工具。由于开矿走的人较多,形成了一条山间小道。登高望去,连绵不断的山峰跌宕起伏,一峰更比一峰巍峨高大,不能不叫人胆寒心惊。
要摸清操开山的底细,就必须深入矿区,也就是说必须穿过这片深山老林。三个男人倒无所谓,可是林莉怎么办呢?谷云龙反复考虑后,最后决定让她自己挑选,去还是不去?林莉洗好澡后问他们:怎么走商量好了吗?不会因为我有什么为难之处吧?
谷云龙吞吞吐吐地说:山路崎岖,莽林荒野,你能行吗?
没想到林莉爽快地说:男子汉大丈夫何必瞻前顾后,我既然来了,还怕什么荒山野岭,我同你们一起进矿区。他们在在嘉陵镇上住了几天,这期间分头对金矿作了侧面调查,结果发现矿区简直是黑社会的天下。操开山是矿区里的一霸,他拥有非法私人武装护矿队队员上百人,都是些逃脱的刑事罪犯、刑满释放人员和地痞流氓,各种枪枝有三十多条,在矿区内经常进行有组织的打砸抢。只要听说谁的矿点有高品位的矿石,他就派出武装去强行占有,不服者就会遭受毒打,甚至被枪杀。最近他们就掠夺某矿点黄金二十二万克,折合人民币一千三百多万元。
为了证实这些骇人听闻的情况,谷云龙决定马上深入矿区。

接近矿区的时候,谷云龙他们正在商量下一步的行动方案。突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迎面而来。他们一看,原来是几个矿工抬着一个中年汉子往山外赶。只见那汉子痛苦地呻吟着,他的小腿被枪弹击穿,鲜血还在流淌。谷云龙见他们包扎的方法不对,根本止不住血,就从背包里拿出医用止血带和消毒纱布,对伤员重新进行了包扎,并询问他们因何受伤?几个矿工七嘴八舌地告诉他,受伤的是一个小矿主,因不满操开山手下对他横征暴敛,发了几句牢骚,护矿队长张二蛋对着他就是一枪,现在正赶着送出去治疗。
谷云龙说:操开山不在矿区吗?他能这么纵容手下?
矿工说:幸好他不在,他在我们老板就没命了。他一个月只来一次,押运黄金出去,其它时间都在外面享受。
谷云龙抓紧机会将这一切都拍了下来。汪明目送着赶路的矿工,感叹地说:不是亲眼所见,哪敢相信是真的。
因为天色晚了,他们就搭起帐篷在山边过夜。第二天,他们一进矿区,就被三四个身穿迷彩服,手端大枪的人拦住了。那些人自称是护矿队的,问他们进山来干什么?
于得水指着汪明说:这是我们的汪老板,要来这里投资开矿。汪老板和你们操老板在西安时就是好朋友,这次就是操老板让我们来的。
护矿队员又问谷云龙和林莉是干什么的。于得水说他们是一对夫妻,是来旅游的。说完忙不迭地递烟点火,一会就和护矿队员混熟了。
在护矿队员的带领下,他们进了矿区。一路上身穿迷彩服,手持大枪的护矿队员比比皆是。他们可以随意进出任何矿点的工棚,即便是一些小矿主,对他们也是惟命是从,不敢抗争。
听说是操老板的朋友来了,护矿队长张二蛋赶紧出来迎接,并把他们带到自己宿舍套近乎。于得水一张嘴很能吹,很快就把张二蛋捧得不知天高地厚。他一高兴,就叫出一个女人来为他们摆酒做菜,定要和汪老板喝个痛快。于得水乘机把在外面溜达拍照的谷云龙和林莉也叫了进来,说是要和张队长合影留念,请他们拍照,而且还要张队长挎上手枪。谷云龙心领神会,从不同角度给他们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张二蛋请他们一同入席,谷云龙也不推辞。
这一顿酒喝下来,操开山的老底便给了解得一清二楚。谷云龙考虑必须与胡利民联系了,就对张二蛋说:张队长,一路上太疲倦了,能否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张二蛋见天色已晚,就匪气十足地说:在我这一亩三分地上,找间屋还不是区区小事。你们小两口也该亲热了,找间独立的窝棚,让你们玩个够。说着他就叫来一个护矿队员,对他用土话说了一番,那个队员就谷云龙说:跟我走吧。
那个护矿队员把他们带到一个搭得颇为讲究的窝棚前,用枪托砸了下门。开门的象是一个小矿主,一脸迷惑。护矿队员说:睡到你的工人那里去吧,这间窝棚要征用几天,给操老板的朋友住。小矿主狠狠地瞪了谷云龙一眼,但也不敢违抗,拿了几样东西就走了。
护矿队员对谷云龙说:你们就住这儿了,我回去交差。
谷云龙关好窝棚的门,让林莉注意门外的动静,他赶紧给胡利民发电子邮件。他把操开山的底细说了个明明白白,并将用数码相机拍的照片传输了过去。不一会,胡利民的电子邮件也发过来了,对他的工作大加赞赏,同时要他将所有的原始材料统统销毁,以防泄密。
谷云龙回复胡利民:操开山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成了危害一方的黑社会组织,准备下山后将原始材料交当地公安部门,所以不应该销毁。胡利民再次严命他立即销毁,说这是公司的利益所在,其中也包含他自己的利益。他再次回复:我首先是个社会成员,不能漠视整个社会的利益。我妻子惨死还历历在目,我要为所有象她一样的人伸张正义。胡利民发怒了:违反公司纪律,一切后果自负!
谷云龙默默注视着屏幕,心里在想:胡利民他究竟想干什么?这时一双手搭在了他肩上,他回头一看是林莉。林莉眼里闪着泪花说:我终究没有看错人,一个连起码的社会责任都不想负的人,是不配活在世上的。
谷云龙坚定地关闭了电脑,将林莉紧紧抱在怀里说:我也终于明白了你是什么样的人,从此之后,与你的任何肌肤之亲都是神圣的。在谷云龙的怀抱里,林莉流下了幸福的泪水。长这么大,她是第一次对身边的男人动了真情。大学毕业那一年,她就随父亲来到了中国。她没有在父亲的公司上班,一人在上海闯荡。先后到好几家公司打过工,都是因为老板的好色而不得不离开。后来到了一家名为经济文化发展公司,在一次应酬上,她又中了老板的暗算。失身后她不走了,想伺机报复,在她彷徨的时候,在老板精心策划下,她结识了谷云龙。老板是想利用她剌探谷云龙公司的情报,没想到她却对谷云龙动了真情。

叫人难以想象的是,就在谷云龙深入矿区调查时,胡利民已经飞往西安,同操开山开始了谈判。原来胡利民想插手陇南金矿,但 开山独霸垄断,要交给他百分之四十的干股,才让你进去开采。正好此时台商赵龙升找到胡利民调查操开山的底细,胡利民就想利用台商来要挟操开山,于是便有了西安谈判。
谈判是困难的,操开山虽然知道胡利民是个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人物,但他有恃无恐,就是不肯放松条件。自从取得了谷云龙发过来的证据后,胡利民一反谦和之态,严肃地说:操老板,一碗饭要大家吃,否则是会鱼死网破的。
操开山听出了弦外之音,斜着眼睛说:怎么啦,你想举报我?可惜你没有证据有吊用。
胡利民不慌不忙地说:我要是拿出证据来了呢?
操开山说:那就让我见识见识,千万不要是假的罗。
胡利民把谷云龙传过来的原始证据摆在桌子上,操开山一下傻了眼。谈判于是进展得很顺利,双方狼狈为奸之后,胡利民就出卖了谷云龙,把他要向当地公安部门举报的消息透露给了操开山。操开山气得咬牙切齿地说:好吧,这几个王八蛋交给我来收拾!
谷云龙本想第二天就出山的,可是老天偏偏下起了大雨,他只好和那些护矿队员闲扯,乘机记熟了他们的名字。第三天晴了,他和林莉来到张二蛋的宿舍叫于得水、汪明,碰巧张二蛋不在。恰好此时,桌上的电话尖利地响起来。谷云龙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话筒。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声音:是张二蛋吗?谷云龙不敢贸然回答,就说:你是谁呀,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立刻传来一阵骂声:我操你妈个X!我是你们老板操开山,你这个混蛋小子是谁?谷云龙赶紧沉着地说:我是新来的康老五,队长他不在。这是谷云龙急中生智,护矿队中确实有个康老五。
操开山急着说:矿区里来的几个城里人走了没有?
谷云龙装傻地说:什么城里人,没见到啊。

共 767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谷云龙在一个商业调查公司上班,接到一个神秘的调查任务,结果一行人一路危机重重,罪恶时刻威胁着他们的生命。拼命逃出后,终于将犯罪分子一网打尽。文章语言流畅,情节紧张曲折,一路惊险不断,一方面体现了犯罪分子的残忍和狡猾,一方面也彰显了主人公临危不惧,正直勇敢的可贵品质。正义总是最终战胜邪恶。一篇充满正能量的作品。推荐阅读。【编辑: 云水之间 】
1 楼 文友: 2016-11-09 21:02:26 感谢作者投稿江山短篇栏目。作品语言流畅,情节引人入胜,主题积极向上,期待继续赐稿!活血通络止痛中药方
患有心肌梗死女性能服用通心络吗
九江牛皮癣医院咋样
猜你喜欢